新闻通讯 | 东来涂料技术(上海)有限公司

新闻通讯

OUR NEWS

几千人的洋枪队凭什么征服中国

中国人昨天以复杂的心情纪念圆明园罹难150周年。庞大的天朝帝国当年竟被英法的一支远征军击溃,那支几千人的洋枪队跟清朝的规模比起来甚至就像一只流窜的匪帮。比圆明园被烧更让中国人耻辱的是,我们曾经向这样一支小部队屈服,接受割地赔款。


可以想见,当时的中国毫无国家动员能力,在抵抗工业化国家入侵方面,我们的不堪一击和北美的印第安社会没太大的区别。我们可以咒骂那些签了不平等条约的皇帝和罪臣,但想想看,当时的中国能拿什么去和烧了圆明园的英法联军谈判。清朝国土面积一点点被蚕食是注定的。


我们感叹,康乾盛世的时候,那几位君主为何没发动社会变革,或促进“西学东渐”呢?康熙和乾隆都在位60多年,他们有过多少机会!


十分庆幸,从150年前的10月18日到今天,中国慢慢地翻转了过来。今天回过头来看,1860年,当时中国相对于欧洲的落后是畸形的,它不应出现在中国这样的东方大文明中。只有与世隔绝的部落文明,才有理由被地球另一隅的发展甩得那样远。没有清朝的闭关锁国政策,根本就不会出现后来几千人打败几亿人口大王朝的咄咄怪事。


圆明园遭焚毁被称为“国耻”,这个定义是准确的。但同时应当说,圆明园之难不仅是中国皇家的,同样是整个民族的。1860年之后的近百年里,也是中国民生最黑暗的年代。


关于国家,我们今天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两点:第一,国家是维护一个社会全体成员利益的最外层的一道屏障。这道屏障我们平时经常感觉不到它的存在,但它却是万万不能被打碎的。第二,“大”是一个国家的力量,但它在关键时刻很容易输给“强”。中国永远不能因为“大”而骄傲,我们必须善于在强者面前自醒。

 

中国必须永远做开放的社会,开放可以扩大整个民族的眼界,避免我们阴差阳错地走进某个死胡同。中国人不比任何民族笨,只要我们敢于直面问题,不拒绝学习先进,我们就再也不会回到1860年。


在今天,已经不再有人可以像150年前那样侵略我们了。中国的国境线前所未有地牢固。中国面临富有挑战的对外困局。我们需要学习西方的先进思想与文化,但又要确保不被他们在精神上颠覆。这需要我们有极大胸怀,能把历史掰开揉碎,不掉入简单的教条。中国今天的力量,已能确保我们独立自主,从容地走一条中国人自己的路。


锁国是条绝路,开放和学习又可能面临陷阱,唯一的选择,是我们必须在开放的同时,变得越来越聪明。越往前走难度越大,但我们辨别什么应当学,什么应当自己去闯的能力也越强。我们会经常感觉处于险境,但又总能找到逢凶化吉的力量。我们的自信将这样一点点积累,强的中国将最终因为我们这样做而出现。


(摘自2010年10月20日环球时报)

下一篇 返回